請輸入關鍵詞

棉花:長夜將盡,等待曙光

  • 時間: 2019-08-14 08:55:00

(本文原載于8月14日《期貨日報》)


在中美貿易爭端不斷升級的大背景下,需求萎縮邏輯取代傳統供給邏輯成為驅動棉價下跌的核心因素,鄭棉指數自2018年6月以來跌幅約34%,達到鄭棉大熊市平均34%的跌幅。當下棉價已大幅跌破種植成本,絕對價格接近歷史低位,基金空頭占比達到2006年6月以來最高水平,貿易爭端雖然飄忽不定,但涉棉利空絕大部分已釋放,從長期來看棉價已被低估,正處于“陰盡而陽將生”的時期,曙光或已不遠。


一、貿易爭端絕大部分涉棉利空已釋放

美國是最大的棉花出口國,中國是最大的紡織服裝出口國,二者又互為重要目的地,貿易爭端是研判棉花市場無法回避的核心因素。由于下游的體量遠大于上游,經過反復博弈,貿易爭端對棉價的影響邏輯已被市場參與者固化為“和則利多,斗則利空”。當下,貿易爭端對棉花市場的最新影響有三點:(1)對500億和2000億美元輸美商品已征的25%關稅沒有取消,影響約17%對美紡織品服裝出口;(2)9月1日起,擬對3000億美元輸美商品征收10%關稅,影響剩余大部分對美紡織品服裝出口,美國冬季訂單堪憂;(3)美棉進口仍加征25%懲罰性關稅,中方已暫停采購美國農產品。至此,貿易爭端的加稅威脅已囊括所有對美紡織服裝出口,極限測算如果完全失去美國市場,國內棉花消費會下降80-100萬噸,其對棉花市場的利空已近尾聲。但在事實層面,利空還可能有最后一次加強,即對3000億美元輸美商品的加稅可能會從10%調高到25%。棉花有可能借此完成熊市最后一跌,也有可能表現為對利空的鈍化而見底,因為在情緒層面市場已對最壞情況進行了相對充分的交易。

據調研:棉紡行業接近自由競爭,平均毛利率在10%-15%,平均凈利率在4%-6%,行業抵抗系統風險能力較弱,訂單變動會對企業經營產生較大影響;棉花-棉紗-棉布-印染-服裝的產業鏈條很長,各環節的一致行動會在原料采購端形成放大效應,表現為非常強烈的主動補庫和被動去庫特征。所以,一旦貿易爭端邏輯被市場認知,就會摻雜情緒預期放大效應,市場會對可預見的最壞情況進行交易,而不僅僅拘泥于當下實際消費量的下降,所以預期交易的悲觀程度遠遠領先于事實層面,不能更壞就是利好。筆者認為,貿易爭端對棉花市場的利空已近尾聲,市場已對最壞情況進行了較為充分的定價。


二、棉花價格或已低估,矯枉過正埋下潛在利多

從絕對價格、基金偏好、種植成本、工業庫存和輪儲政策幾個方面來看,當下棉價或已低估,矯枉過正的同時也在積蓄潛在利多。除了在2008年金融?;?016年天量拋儲見過約10000元/噸的極值外,鄭棉指數大部分時間都在約12000元/噸以上運行。當下鄭棉指數接近歷史極值,大概等同于2004年棉花上市時的低點,十五年累計49%的通脹和7倍的貨幣增幅似乎沒有在棉花上留下蹤影。自2018年6月始,基金跟隨貿易爭端形勢增持美棉空頭,目前基金凈空占比為13.4%,達到2006年6月以來最高水平。在歷史低位過于擁擠的空頭交易多半沒有什么好下場,一旦預期好轉極易引發踩踏。成本方面,國際棉價完全種植成本在66-69美分/磅,國內疆棉種植成本在13000-15000元/噸,國內外棉價均已跌破種植成本,部分國家雖有補貼亦不是長久之計。據國家棉花市場監測系統,8月初棉花工業庫存29.5天,同比減少8.1天;紗庫存29.1天,同比增加12.2天;布庫存51天,同比增加13.1天。下游經過連續去庫,棉花工業庫存的壓力已不大,若后市預期好轉,補庫行情仍可期,但紗和布庫存壓力仍在,這一驅動會打折。據了解,在9-12月國家可能會同時輪入疆棉和外棉補充國儲庫存,實現全年凈投放為零的目標,這對于增加外棉出口、緩解新花上市和商業庫存壓力有幫助。

綜上所述,中美貿易爭端對棉花市場的利空已近尾聲,市場已對最壞情況進行了較為充分的定價;從絕對價格、基金偏好、種植成本、工業庫存和輪儲政策幾個方面來看,當下棉價或已低估,矯枉過正的同時也在積蓄潛在利多;長期來看,棉花正處于“陰盡而陽將生”的時期,曙光或已不遠。


(中糧期貨 付斌 投資咨詢資格證號:Z0012492)


風險揭示:

1.本策略觀點系研究員依據掌握的資料做出,因條件所限實際結果可能有很大不同。請投資者務必獨立進行交易決策。公司不對交易結果做任何保證。

2. 市場具有不確定性,過往策略觀點的吻合并不保證當前策略觀點的正確。公司及其他研究員可能發表與本策略觀點不同的意見。

3.在法律范圍內,公司或關聯機構可能會就涉及的品種進行交易,或可能為其他公司交易提供服務。